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友情碎裂在一瞬 o5m3ufap

我很喜欢粘着你。   

  “我们是最好的闺蜜,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这是我们之间最常出现的语句。   

  我们一起犯自家男神花痴,一起去学校小卖部买奶茶,挽着胳膊在街市上逛着,一人抱着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看恐怖电影,在你的房间里一边聊天一边写作业,其实就是在聊天,作业本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字而已。   

  我本以为,我和你会一直这样快快乐乐的在一起,直到长大。   

  可是,最近,我发现,你变了。   

  是的,变了。   

  不再时时刻刻的和我腻在一起,渐渐地对我感到不耐烦,和其他女生倒是相处的其乐融融。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只是以为你最近不开心。   

  可是,你的态度越发恶劣,甚至皱着眉对我大发脾气。   

  我愣愣的看着此刻正一脸不耐的你,感觉心麻木了。   

  你转身离去,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不解。   

  我并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了你。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老师带着收拾好的教案离开了办公室。   

  你背着书包走到我旁边,伸出手戳了戳我的肩膀。   

  “对不起,今天冲你发脾气了。”   

  你的声音很低,也没有直视着我。   

  “没关系。”   

  我摸了摸你的刘海,弧度浅浅的笑了笑。   

  夕阳西下,暖黄色的阳光洒在你的身上,将你的发染上了栗色。   

  我看着你,决定忽略心底的那抹隔阂。   

  但是,你并没有让我这样做。   

  相反,那抹隔阂,在周末那天,加深了。   

  周末。   

  我穿着一身深蓝色运动装,拎着装着作业的布袋,去了你家。   

  按响门铃,你打开门,笑着迎接我。   

  整个上午我们都在看综艺,说好的写作业早就被抛到了脑后。   

  我看了看表,已经到了中午了。   

  我站起身,告诉你说我要回外婆家吃饭。   

  走了没几步,你叫住我。   

  我回过头。   

  “你明天再来吧,下午我想玩手机。”   

  你双手合十,放在下巴处,眨着眼睛,鼓起脸颊卖萌。   

  我看着你,原本愉快的心情蒙上了灰尘。   

  我走在街道上,双手放在兜里。   

  是的,我拒绝了你的要求。   

  因为我家离你家很远,所以明天我没办法再去你家。   

  因此,我拒绝了你。   

  吃过饭,我再次去了你家。   
南京治疗白癜风去哪家医院
  可以看出,你非常非常不高兴,冷着一张脸在厨房洗碗,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我的话。   

  我完全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有你爷爷在,我们之间的气氛一定会结冰。   

  你洗好碗,坐成都白癜风医院电话在沙发上削苹果。   

  我偏头看着你的侧脸,心中有怒火燃烧。   

  我不理解,就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你没办法玩手机你就和我生气?   

  呵,我们之间的友谊,原来还比不上那份虚拟世界在你心里的地位吗?   

  我不想管你是怎么想的,总之,我是这么理解的。   

  我拿起布袋,对着你的爷爷甜甜的道了声再见,就拉开门走了。   

  我不知道在我走后你是什么反应。   

  欣喜若狂?   

  微微内疚?   

  算了,跟我没关系不是吗?   

  没错,我决定要疏远你。   

  可是,这个决定又被你给打破了。   

  周一,你蹦蹦跳跳的跑到我的座位,跟我北京市白癜风治疗医院聊着八卦。   

  周末产生的那抹愤怒没了踪影。   

  没办法,谁叫我对我的朋友没办法生气呢。   

  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的心软。   

  然而,在我决定忘掉那个周末的时候,我们之间又有了一条裂缝。   

  星期六的上午,我打开电脑,登陆QQ,点开和你的对话框。   

  你的每条消息我都秒回,你却只是大半天才敷衍般的回个“哈哈”或者“恩”。   

  我以为你在看综艺,你却告诉我你在和另一个人聊天。   

  瞬间,心凉了半截,嘴角的弧度僵了一秒,慢慢的抿成一条直线。   

  “你们慢聊,不打扰你们了。”   

  我打下这句话,按下回车,关闭对话框。   

  我打开浏览器开始玩游戏。   

  过了好一会儿,屏幕右下方闪起了你的头像。   

  我犹豫半天,带着一丝期待点开了。   

  “恩。”   

  不带一丝感彩的一个字。   

  我盯着你的消息,苦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   

  我狠狠的点了对话框右上角的那个红叉,退出QQ。   

  在那一刻,我真的决定要疏远你。   

  而且,我做到了。   

  是的,我做到了。   

  这次,我没有心软。   

  我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下课就会去你那里,碰到不会做的题目也不会治疗白癜风外用药去问你,有八卦也不会在第一时间跟你分享,体育课不会和你毫无形象的玩在一起,放学回家不再挽着你的胳膊……   

  我有些恍神。   

  原来,我并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会觉得不自在。   

  相反,我觉得不再粘着你的日子,并没有变得不快乐。   

  我和另一个女孩手牵着手,十指相扣,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从后面跑来,站在了我们前面。   

  “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你说。   

  “有。”我笑笑,与另一个女孩牵着的手更用力了。   

  与我握着手的女孩看了我一眼。   

  我冲她笑笑,表示没关系。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愿松开手。   

  我拍拍她的头,冲她灿烂一笑。   

  “放心啦,她又不会吃了我。”   

  我指着面前的你。   

  她抿了抿唇,松开了手,告诉我别忘了一会儿一起去图书馆。   

  我应了声好。   

  她离去。   

  “走吧。”我看着你。   

  你沉默的转身,走在前面。白癜风初期怎么治疗   

  你带我走到了一片小树林。   

  我抬眸,有些嘲讽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是我和你以前经常来的地方。   

  “为什么这种态度?”   

  你转身正对着我,双目含泪。   

  风浅浅的,柔柔的。   

  “为什么突然疏远我?”   

  你继续发问。   

  风渐渐变大,拂起我和你的发梢与衣角,书包的背带随着风的方向飘动。   

  我捡起一片相对来说算漂亮的黄色树叶,搓着叶柄,使它旋转于指尖。   

  “你对我不再热情。”你说。   

  不再热情?   

  哦,那是我刚刚开始要疏远你的时候。   

  “不再对我弧度张扬的笑。”你说。   

  那是我已经疏远你的一个小时间段,也就是在那时,我结识了与我十指紧扣的那个女孩。   

  “不再时时刻刻都和我在一起。”你说。   

  那个时候,我和那个女孩正
返回列表